農村電商是項民生工程,土特產市場早已是紅海
來源:深圳建網站公司   關鍵詞:網站建設 網站制作 網站設計   瀏覽量:1102 次

 

分析農村電商的文章已經很多了,本來不準備寫這塊,但是看了很多文章,對于一些內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終于還是忍不住寫了。我不知道寫那些文章的人,或者一些企業制定戰略的管理層們,有幾個真的去農村看過,與那里的老百姓有過接觸。

農村電商的市場空間計算是不對的

很多文章引用的數據都是官方發布的數字,基本上都是在說農村人口占全國總人口的一半還多,而網民人數卻只有一億多,幾個數字一合計得出來農村電商有四五個億的市場空間。艾瑞克只能說你們真的太樂觀了。

其實很多官方發布的數字是不準確的,最直接的反映就是就業率和失業率,統計結果和實際結果是相差很大的。很多時候統計結果顯示出來的東西,是與現實完全相背離的。那么到底農村電商的市場空間有多少呢?這里用一個小鎮作為實例,來好好說一說這些。

這是一個位于安徽和江西交界處的一個小鎮,十多年前是一個鄉,后來升級為了鎮。全鎮總人口大約三萬到四萬,年輕人80%都在外地務工,剩下的一部分年輕人要么在家開店,要么在鎮上工廠上班,還有一些做小工的。

這個小鎮城市化水平還算是比較好的,家家戶戶用得也都是自來水,幾乎沒有人再去打井取水了。以這個小鎮做為樣本,是因為這里是艾瑞克的故鄉,所以對人口結構和教化上網的可能性有最直觀的感受。

剛才說了這個小鎮大半的年輕人都在外務工,剩下的留在家鄉的人口大約在兩萬左右,這兩萬左在的人口,就是各路專家口中的未來C端的市場空間。而這兩萬里,老人(50歲以上)和孩子(15歲以下)又占去了一半。這部分人口里,老人是不可能成為上網增長人口的,孩子們也只能隨著年齡的上升,而呈緩慢上升。

為什么老人不可能成為上網增長人口?

第一、是因為這些老人基本不識字,也許有人覺得不可思議,不識字的人有但是怎么可能有這么多,但是艾瑞克想說確實有這么多。

第二、就算識字的老人,思維也基本遲純了,想要教會他們上網的可能性幾乎為零。這里不是貶底老人的學習能力,而是想說,農村的環境結構和城市是完全不同的,50多歲的城市老人和農村老人,他們的心理年齡起碼是差了二十歲的,因為農村生活相對單調,加上文化的封閉,他們思維的固化程度會比較高。如果有人不相信的話,可以下潛到任意一個鄉鎮的銀行去待一天就知道了。

在鄉鎮的銀行里,經常可以看到取款的老人和銀行工作人員兩邊隔著玻璃對喊,雞同鴨講的是一地雞毛。這些老人一大半都是記不得自己的取款密碼的,所以銀行里一般都只給他們設置一個單位數的密碼,這樣方便他們取款,還有一部分實在記不住的就刻章。

同樣的事情還有手機號碼的記憶。這部分老人幾乎是沒有人能記住自己的手機號的,都是拿一張紙記上,或者在手機殼后面貼上一個便簽條,上面寫上自己的號碼。經常是忘了號碼手機又欠費的情況下,直接跑到交費點把手機扔給營業員,說幫查下手機號,這就想當于上街隨便拉一個人過來讓猜名字。

同樣是記憶手機號的事情,還發生在30歲到50歲人群里。你沒看錯這部分人應該是正值壯年,但是同樣是記不住自己手機號的,同樣記不住的還有QQ、微信的帳號和密碼。這個小鎮微信的普及不高,全鎮去掉在外務工的,留鄉人口中使用微信的人不到一百(包含年輕人)。他們的QQ和微信都是當地營業員給他們申請的,換了手機他們就不知道自己的密碼了,因為根本就沒記住過。

為什么說孩子增長會很慢?

這個國家統計數據里也有顯示的,10歲以下的上網人口年增長不到10%。農村15歲以下的孩子手機普及率不高,有也是功能手機,家長很少會給他們買智能手機。倒不是說買不起,更多的是防止孩子沉迷于游戲,這里主要是教育問題,家長們基本上是像防早戀一樣防上網。

培訓上網的可能性不高或成本非常高昂

很多企業在制定農村電商的戰略中,都有一個部分就是設立營業點,指導和培訓農村人口上網和網購,艾瑞克只能說設想很美好,這就好比說加重刑罰就沒人犯罪了一樣。

銀行卡、手機號、QQ及微信等細節告訴你,想要培訓上網網購這事可能性不大。這里沒有貶底農村人智商的意思,艾瑞克本身就是在這個小鎮上出身的,所以才能這么了解。之所以這么說,只是在陳述一個簡單事實。

而且這一切無關乎智商,在傳統產業方面,這些人個頂個的厲害。這里主要講的是文化的差異性,他們幾十年生活在一個沒有網絡的世界里,對于他們來說我們所習慣的一切都像是另一個世界的產物。簡單的上網看看電視聊天打牌或許還行。對于我們來說使用任何一個APP都是裝上就會用的。但是對于完全不懂網絡的他們,每一個APP的使用都需要一個學習過程,就像一門學科一樣。

最早互聯網從業的先驅們可以感受到,在計算機剛出現的時候,甚至還要考一個計算機操作證之類的東西,那個時候打字員還是一個很吃香的工種。這一切都是因為文化的封閉導致的結果。我們認為理所當然一看就該會的,對于農村人口來說不亞于學習一門學科。

對于我們來說QQ、微信這些軟件,操作大同小異,但是對于他們來說全都是不一樣的,換了一個就不會用了。這不光在農村里,就是在城市里也是一樣,跨行業的學習成本是很高的。艾瑞克以前有個朋友,從上網到現在,就會用一個QQ和PPS,你讓她下載這兩個軟件分分鐘搞定,換了別的軟件就完全不知道什么弄了。

在他們已知的領域里他們是大牛是專家,但是換到別的行業,就會顯得非常笨拙。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接收和學習新事物的能力會持續下降,理解起來也會越來越廢勁。

還有一部分年輕人是不需要教育的

有人說農村不是還有不少年輕人么,艾瑞克告訴你,他們早就已經是網購大軍的一部分了,不需要你教育。這個小鎮目前有三家做快遞業務的店鋪,但是有些一家接好幾個快遞的業務,目前除了申通其他快遞都能到這邊。實際上申通以前也有,后來那家老板換了代理。

這些快遞點每天都會接受大量的快件,堆滿了一屋子。那些留鄉的年輕人根本不需要你來培訓和教育的,他們早就已經是資深的網民了。

當然不可能所有人都不可能教化,但是比例會非常低,去掉年輕人剩下的人口中,能通過培訓轉化的網購人群不到20%。去掉已知的網民和可教育的網民,剩下的就是讀書的孩子,他們會逐漸成為互聯網原住民,但是暫時是不具備購買力的。

在他們高中畢業后都還在接受家里的供養,畢業后就會融入大城市的社會環境里,所以他們最后會成為各大電商城市戰略的潛在客戶,反而不是農村市場的客戶,當然會有一部分留鄉的,但是比例不高。

農村電商不在刷墻而在生態建設

所以在艾瑞克看來,農村電商的發展,重心不在C端,而是在B端。重點不在于讓他們買什么,而在于幫助他們賣出去什么。當然C端市場肯定還是有,但是沒有外界說的那么夸張,有幾個億的市場空間。

農村電商最好的發展就是結合當地特色,將當城的特產賣出去,幫助農民致富增收。而且由于培訓的成本是很高的,所以在前期可能還得采取由代銷的模式。就是尋找懂網絡的人才去建立地方電商平臺,然后將山里的特產賣出去。

通過一段時間的培育,農村人口熟悉了網絡操作,才有可能轉化為網商,進而帶動C端的發展。然而事實上無論是B端還是C端的發展,都是需要很長時間的過渡的,需要等年輕人漸漸成為主流后,才有可能發展起來。

事實上各地的淘寶村大部分還是以年輕人為主導的,多數是返鄉的年輕人或中年人創辦的,還有很多是各地的年輕人集中跑到一個特產聞名的地方,然后發展起來的。所以農村電商目前的側重點還是在于生態建設和占位,需要電商企業投入一定的成本去培育市場,這實際上是一項民生工程,段期內是無法盈利的。

農村特產農產品市場其實已經是紅海了

這也是很多人吹捧農村電商的一個重要部分,說農村到處都是寶,需要借助互聯網的力量將農村的寶貝們賣到世界各地,這實際上是個誤區。農產品市場上可流動可托運的產品在網上早就已經是紅海了,各種電商平臺上的農產品利潤早就被擠壓的不像話了。

中國有十幾億人口,遍地都是聰明人,每一個商業角落里都擠滿了數錢的商人,傳統產業里是沒有真正的藍海的。

收縮
  • 電話咨詢

  • 0755-29937989
p3试机号10